08122728上昆牡丹亭

12月 30th, 2008 by HansSachs

上本
  《训女》缪斌、袁佳
  《闹学》计镇华、倪泓、袁佳
  《游园》李沁、陶思妤
  《惊梦》石小梅(特邀)、余彬
  《寻梦》王芳(特邀)
  《写真》《离魂》梁谷音、王维艰(特邀)、冷冰冰
    
下本
  《投观》胡维露
  《花判》吴双、袁国良、陈莉
  《拾画》胡维露
  《叫画》岳美缇
  《幽会》《婚走》蔡正仁、魏春荣(特邀)
  

第一次赶座,是我赶别人,对方长得很象wizard,找了半天票,缪斌出场没捧上

计帅没想像得帅,戏做得很足。倪泓对手,也不落下风啊。

李沁很好,看上昆闺门旦的机会还是有的嘛。

石老师有点吃个子低的亏,嘴巴很大。有朋友说不喜欢她,现在知道为什么对她爱憎分明了。花神服饰统一传统,舞台花团锦簇,绝对胜过胡搞版。

寻梦快要睡去,果然有些温。苏州口音太重,很不习惯。想想还是白兔记李三娘更合适她。

梁阿姨写真离婚很合适。另感觉杜丽娘角色变化甚大,从少女到少妇到病妇到鬼魂。

胡维露唱做皆小心,愿未来更洒脱。

花判极high,第一次看完整版。蜂蝶燕莺也抢戏,蝴蝶夫人噱头恰好与莺莺飞燕中西合璧。后庭花判唱毕全场雷动,要知道这是上海。

岳帅心中所感只有自知,舞台上所见,台上气息全无伤感。几个逗乐之处温文尔雅,并无轻佻,艺术已臻化境。

魏mm似大有改观。在北京时觉得做戏痕迹居多,吐字近乎京片,这次竟南方口音很重。眼睛一如既往大如“蒙娜丽莎”。蔡伯伯幕后开口,柳梦梅似已高中,因而婚走宛如大团圆结局,使全本首尾完整。
 

在上海看《在变老之前远去》

12月 20th, 2008 by HansSachs

突然收到老崔的短信,要来上海演出了。上豆瓣看到可以捐书换票,于是家里搜刮了几本。

去过好几次的话剧艺术中心竟然让我迷了路,本来出了地铁顺着原来的美美百货一路走下去即可,右手边一直有一个高档欧式家具店,每次总能让自己心荡神驰一把,然后顺理成章体验一把小资文艺生活。可是这次竟然走了一半认为错了方向,而要换成马路的另一个方向,又很快发觉不对,于是重新下地铁看了地图,看着时间越来越紧,只好挑了一条从没走过、但是横直竖平的路线,可以避免原有路线要斜走一段绕路。其实原来斜走的路线是近路,而地铁里的示意图并非正南正北,所以导致错觉。

新的路线还是迷路了,只是感觉好运气好,终于没有迟到。老崔的红色羽绒服很扎眼,上回他来唱流氓歌曲,我也走错了地方,所谓的东大名路创库原来搬家而没有换名字,直接南辕北辙了。戏剧沙龙场子有点实验小剧场的味道,观众席是靠背座位都很薄的折叠椅子,虽然固定但是似乎拆起来很方便。灯光架子也露在头顶和四周。前阵子在这里看过个以色列的现代舞《蝴蝶》,虽然跳舞的mm们看着很真诚,但看得并不爽,也不完全是技术差的问题,总之就是没有感觉。

由此也开始对今晚的戏担心起来,网上风评有好有坏。好评多是来自理想主义的立意与身份切换的戏剧感,差评则是对立意的无趣、诗歌的作用以及演员而来。

只有阿兰一个人在弹琴暖场,不由得回味起北大二教听吉他协会讲座与瓜郎弹琴的往事,还记得那首《樱花》,当时弹出来满座皆叹其炫技,可是瓜郎后来私下说这个曲子其实就是和弦多,弹起来不算太难。我不懂吉他,只停留在喜欢听哥德堡变奏吉他版跟阿尔罕布拉的层次上,很快阿兰就满足了我的期待。失明老人对青年激情时代的回忆,其实配合本剧剧情非常的合适,对主人公讲,如果能够晚年回味埋葬青年理想的地方,该是什么感觉都会有吧。古典版原来有个女生最喜欢这首曲子,出国后似乎第一次旅行就去了西班牙。既然已经开始煽情,那么索性就一煽到底好了。

于是在剧中,看到了主人公对现实的不满,对充满确定性未来生活的烦恼,对纯真孩子的喜爱。每一种感觉都讲得不深,其实满符合普通人的心理,真要说得太过反而是唠唠叨叨的啰嗦。在我不懂诗的人看来,诗意贯穿在其中,不算太突兀。马骅的诗有点散文化,不过象征还有,用在话剧里也就够了,不需要太好的诗句,只要能动情即可,即使不是真情也无所谓,因为故事本身已经足够煽动观众。

导演和编剧似乎只想塑造出一个凡人的形象,而不是圣人。山区的支教行为没有拔得太高,甚至有些偶然,跟买房娶妻的朋友相比,说不清楚是幸运还是脱节于时代。捐钱修操场的情节被淡化了,两周一次洗澡之类的生活之苦也就是在复述信件的内容,所强调的是跟孩子们的相处。对观众而讲,课堂上的板书尚且容易预见,实物的课桌在戏剧过程中往舞台上现搬则有些无厘头,最好玩的是两位演员一人一句交替念信和画画,真象《他没有两个老婆》中陈立华的算术表演。

剧中马骅的死也走得不算痛苦,黑灯、静场,于我是意料之中,所以没有太大震撼。板擦模仿汽车在黑板上的白色曲线路径内穿梭倒是满新鲜。最后仿佛离魂回乡,在孩子们的录像中结束,留给观众的也不是悲伤而是希望。

对演员的不满,是我的最大遗憾。从录像上看,马骅自己是个没有或者很少文艺腔的人,上课的语言非常口语化。由此我希望看到的,是日常生活中的非文艺腔,可惜二位演员都没有表达充分,几乎一直端着话剧腔,独白时缺少动人的力量,所以才要靠穿插的歌唱来提升气氛。我所幻想的,是对诗歌的吟诵而不是朗诵,是剧情发展中使用经过计算的口语,是浑身有戏哪怕只是枯站在台上念台词,要么就是独白中加上身段。积重难返,幻想终归是幻想。

末了的唱歌,和剧情无关,不过还是可以欺骗自己在重温学校里的文艺生活。听流氓歌曲,听民谣,听古典吉他,半个小时里可以把剧场当作教室,所谓的剧场造梦,这也算一造吧。另外还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看,一弹古典吉他,好多人都起堂了,真没文化!

中年危机?江郎才尽?——《如影随形》剧评

03月 28th, 2008 by HansSachs

对马景涛的表演有了心理准备,现场效果还是不错的。丁乃筝还是老样子,不温不火与爆发力之间的转换显示出来常年演出的话剧素养,相比之下马景涛就显得过了,而屈中恒又过于内敛,以致于竟很难感受得到这个人物身上的冲突感。

赖小姐好像比碟上显得胖多了,恍惚中看成了吕羿慧,不过一小段贯口背错了两下,立马高下互判了。

曾宝仪演小孩儿跟魂,除了声音之外,没有发挥的余地。

李建常的声线果然迷人。不过当晚出彩的仍是韦以丞,几个小配角被演得活灵活现,粤语、闽南语活灵活现,肢体动作无比漂亮,连一个过场腾跃都富有弹性。道士做法一场模仿的非常有趣。

其他几个小配角存在的理由很不清楚,如那个女警察与祥哥妻子的几场戏,也许是增加喜剧效果,也许是为了有旁观者道出的“我在与不在”的哲学意味思考。但前者不强,后者不深,反倒增加了整台戏的电影转场感觉。散戏之后拜读了水晶博士的广告文,果然是把两块幕墙分别遮住舞台两部分作为该剧与电影的相似之处,然而文中当然是称赞这种做法,我却并不敢苟同,毕竟舞台被割裂,情节被迫也搞成一段段的小戏,然后偶尔再加上赖老师喜欢的人物过场散步作为缓冲。这种做法在《乱民全讲》中成功是以该剧主题的统一、情节的离散化、结构的完整为前提的,而这个戏主题发散(亲情、友情、爱情、儿童的幻想均有)、情节的连贯、结构不整,强行加上镜头转换,实在太像电影了。

舞台技术还是构造的非常漂亮,幕布投影中的电脑动画,营造出的梦幻世界,似乎成为了表坊的一项拿手活。那个逆放的电影,似乎也是个杀妻故事,跟全剧也算是呼应了一下。不过相比投影的豪华,家具一概是白色,连餐厅里的也这样,似乎又显得不动脑筋了一点吧。

最后谈谈主题,这个戏跟《十三角关系》有点像,都以夫妻冲突为主线,大人与孩子的不理解为另一条线索,结局都是矛盾没怎么解决,而孩子死掉了。看着《十三角关系》我就想,赖老师是不是到了中年危机?事业有了难以为继的感觉,家庭又暗藏危机?当然这么想是大不敬,或许是他看到了朋友甚至是陌生人的家庭有问题了吧。这个戏又冒出同样的主题,而且男主人公事业还不错,就家庭危机了。这一回赖小姐也参与了剧中的冲突。重复的主题,低于表坊平均水平的制作,还要坚持搞这次演出,实在没法不怀疑赖老师是否暂时有点江郎才尽。

幸好,中阴啊,我思故我在的玄学命题,还是赖老师的专利之一,以致于不会把这个戏当成别人的戏。可正因如此,才觉得表坊有点固步自封了。意大利闹剧系列,表坊完全没有状态;相声系列,依靠的是演员实力;暗恋桃花源比较特殊,可以随便演随便挣钱;剩下就是家庭矛盾系列,可以写的东西也很广泛啊,为什么偏偏要集中在中年危机呢?

20071221岳美缇从艺50周年专场

12月 28th, 2007 by HansSachs

戏码如下:
 《牡丹亭・拾画》翁佳慧/胡维露   
  两个小mm唱的,开场的时候很乱,随便坐下,恍惚间觉得声音还是比较女气,而身段不坏。

 《玉簪记・偷诗》俞玖林/沈丰英   
   之前是一个老太太吹捧岳老师,连什么“女生适合唱女老生”的外行话都说出来了。然后是白先勇的录像,这出偷诗是岳老师亲授的。俞的表演有点过,而沈mm还是娇滴滴的声音,嗓子没有长大。

 《占花魁・湖楼》黎安/侯哲   
   第一次看安少,太帅了。开场的一支曲是独自站在湖边,身段不算繁重,而安少的脸上足足的有戏,这就是演员功力所在。上了酒楼跟侯哲的对手戏极棒,让我想起第一次看《长生殿・酒楼》的感觉。中间两个人还各自摔了一小跤,侯哲的跤显得是本来就有的身段,而安少爬起来接着转场,反应也是极快的。观众的掌声极其热烈。

 《司马相如・凤求凰》张军/沈?丽   
   上昆的经典烂戏,集乱搞之大成:黑场追光、演员定格、乱加四川方言、曲调怪异……
 
 《狮吼记・跪池》岳美缇/张静娴/顾兆琳
   张静娴的声音真高,果真不但能吓坏苏东坡,也吓坏了观众。顾的老生是一个调剂。而岳老师无疑是当之无愧的主角。这出戏身段复杂,躲打、跪下、站起,将近七十岁的老人,而且据说有腿病,但当晚表演可称完美。

来段老余的沙桥栈别“提龙笔写牒文大唐国号”

12月 7th, 2007 by HansSachs

http://jingju.zoomshare.com/files/fenmo/shaqiaojianbie_ysy.mp3

《沙桥饯别》 余叔岩饰李世民

〔二黄慢板〕

提龙笔写牒文大唐国号,

孤御弟唐三臧替孤代劳,

各国内众蛮王休要阻道,

到西天取了经即便回朝,

孤赐你锦袈裟霞光万道,

孤赐你紫金钵禅杖一条,

孤赐你藏金箱僧衣僧帽,

孤赐你四童儿鞍前马后,

涉水登山好把箱挑,

内侍臣与孤王将宝抬到,

金銮殿王与你改换法袍。

钱文忠这个人

12月 7th, 2007 by HansSachs

偶有一日晚睡,不小心看了集百家讲坛的重播,钱文忠的形象甚合我心:不故作姿态,天然保持师长的距离,内容却有趣而吸引人。按照朋友的话说,就是有大学老师的样子。我觉得,是有架子,更好。

后来就去找人借了他的《玄奘西游记》,彩图之后,竟有手抄梵文、汉文心经一部,且落款均为“敬书、恭录”。据说他很有钱,戴百大菲力、用LV,这个钢笔字应该是用Mont Blanc的吧。

书只看了一半,梵语盲自然喜欢,看他讲揭婆菩萨跟外道辩论,直接骂人,如果能读佛经或大唐西域记,自然不必由他的讲座入手。书中多处直接引述大唐西域记,看得我心甚痒,决定去买一本装饰新屋。

不喜欢这本书的人也能举出理由:对百家讲坛的吹捧,动辄说“我的老师季羡林”,的确是比较醒目。

朋友又给我讲了些他的八卦:6.4的时候专门从国外回来上街游行,结果被“永不叙用”,还是季先生托了王元化收留他做学生,顶个秘书的名字。这才有简历中“在家修行5年”的说法。无锡钱家之富,可供他6万册书,苦于存书无处,才有看到房子就买顶楼、买了房子就加固砸墙的做法。

太平盛世,大富之家才能出大学问家。

犀牛第2版中杨婷领唱的《俺是公社饲养员》材料

10月 29th, 2007 by HansSachs

《俺是公社饲养员》作于1961年。曲作者以辽南皮影戏音乐中颇具特色的"三顶七"旋律片段为音乐素材,鲜明生动地塑造了一个纯朴开朗、爱社如家的公社饲养员的形象。音乐具有浓郁的东北民间色彩和乡土气息。

俺是公社饲养员

(杨子彬词,穆传永曲)

俺是个公社的饲呀么饲养员哎哎,
养活的小猪哇一呀么一大群儿哎哎。
小猪崽儿,白蹄子儿,
一个一个劲地直蹦起儿,
小猪崽儿撅撅嘴儿,
一个一个劲地拱地皮儿呀,
抱起那小调皮儿,
心里美滋滋儿哎,
起早贪黑没呀么白费力儿呀。
唉嗨哟!

俺是个公社的饲呀么饲养员哎哎,
养活的小鸡呵爱呀么爱煞个人儿哎哎。
小公鸡儿,紫冠子儿,
一个一个劲地直晃起儿,
大公鸡儿耍脾气儿,
一个一个劲地直斗气儿呀,
天未亮星未落,它就咕咕咕咯儿哎,
叫醒了社员早呀么早下地儿呀。
唉嗨哟!

俺是个公社的饲呀么饲养员哎哎,
养活的小鸭子溜呀么溜溜的肥儿哎哎。
小鸭子儿,爱淘气儿,
一个一个劲地泼弄水儿,
小鸭子儿叫嘎嘎啊,
一天到晚它就不着家呀,
迈开那四方步,
摇头又摆尾儿哎,
天上下雨它玩的更起劲儿呀。
唉嗨哟!

一个八卦:上海老洋房、周宗良、周广仁

08月 23rd, 2007 by HansSachs

大概半年前看心灵花园,难得有一位不戴面具的倾诉者徐元章,外祖父周宗良是旧上海的颜料大王。他住在宝庆路一个很大的花园洋房里,号称是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洋房。不过却没有产权,因为周宗良死后把这所洋房分给了其子女,但徐元章的母亲在继承之后失踪,所以法律上徐无法继承他母亲对这所住宅的所有权。

并且徐自己的妻子也在改革开放之初出国后离异,说起来到还是颇令人同情。

今天看时代报,说这个房子的官司越打越大,居然被卖掉了,价格是7300多万。不过据当时电视节目的中介估值,似乎应在1亿左右。算起来这个价格便宜了。法院是在分割遗产官司中,因为有周宗良的孙女周广仁、周平找到局外人出资,且家庭成员无人出资更高,而进行这一判决的。现在据说是被地产商购走。

当时似乎觉得周广仁这个名字很熟悉。刚才baidu一下,原来正是中央音乐学院的知名钢琴教授。我对周先生的印象颇好,原来她也是名门之后啊。


"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遗产案再起波澜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推荐朋友】 【关闭窗口 2007年08月22日 21:26
张梅 袁玮

    宝庆路3号,号称“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住在此已半个多世纪的61岁画家徐元章日前接到徐汇区法院的一纸判令,判决生效后30日内他必须迁出这栋豪宅,原因是这栋豪宅已换了新的主人――沪上一家知名地产企业。记者发现,在这起迁让案的背后,其实是一起发生在豪门背后的错综复杂的遗产纠纷案。

 隐藏在花园深处的豪宅 

    豪宅名声在外 

    宝庆路3号地处上海黄金地段中的黄金位置――淮海中路、宝庆路交叉口,是一座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豪宅,目前市场估价近2亿元,被称为“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近几年来,由于该房产归属权“吵得很厉害”,宝庆路3号早已名声在外。 

    宝庆路3号原属德国商人,始建者用了整整7年时间修建这个花园,当时的家具和灯饰等均从法国进口。后来被“颜料大王”周宗良买下作为居所。整个宅邸土地使用面积4774平方米,建筑面积1048平方米。在当时的上海,该豪宅几乎无人望其项背。1946年周宗良移居香港,1951年,周的外孙、才7岁的徐元章入住宝庆路3号。 

    周宗良生前分别娶妻孙家仪等四房,有6个儿子7个女儿,留下孙辈众多,散布在国内及美国等地。1957年周宗良在香港逝世,留下遗嘱将其所有国内财产分于家人,其分配比例为妻孙家仪25%,6个儿子共占50%平均分配,7个女儿共占25%平均分配。其中的不动产之一就有宝庆路3号的房产,宝庆路3号有13个继承人。 

    旧主成局外人    

    1991年,徐汇区政府颁发过由被继承人周宗良子女周孝永等13人及孙家仪共同使用的国有土地使用证。随着孙家仪和部分子女相继去世,遗产继承开始分到孙辈众人,其关系变得十分复杂,而房屋产权证的先天缺失,使得这宗遗产继承变得更加难以处理。 

    2002年6月,周宗良的7个子孙周遂良等人向市第一中级法院递交诉状,将16个子孙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原告为宝庆路3号的合法权利人,分割房产给原告或者给予等值价款,同时要求房产使用人从房中搬出。这次诉讼成为宝庆路3号命运的急转点。对周宗良的外孙徐元章来说,由于母亲被认定为“下落不明”,他不具备宝庆路3号的继承权,在宝庆路3号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他就这样成了这座豪宅的“局外人”,徐元章被家族其他人诉诸法院,要求搬出。 

    房产商“插手”    

    鉴于继承人众多,对宝庆路3号房屋无法作实物分割,市一中院采用继承人竞价的方式变现,变现后所得的价款作为继承标的按照遗嘱来分配。审理中,继承人周广仁、周平受案外人上海某地产企业委托,愿出资7300万元(净价)要求取得该房产权。突然冒出一家企业“插手”周宗良遗产纠纷案,令周家许多家庭成员大感意外,同时也引发徐元章等人强烈不满。    

    市一中院认为,鉴于本案继承人众多,实物难以分割,经继承人到庭确认,同意房产总价值为7966.5万元,作为周宗良遗产由其继承人依法继承。法院作出判决,宝庆路3号房屋产权归周广仁、周平共有;周广仁、周平应给付房屋折价款6468.3354万元。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去年5月,市高级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对房屋产权归属及折价款数额认定的判决。去年6月,某地产企业取得房地产权证。 

    法院判决搬迁 

    令徐元章尴尬的是,已经取得宝庆路3号产权的某地产企业发函限令其迁出。今年6月,某地产企业告至徐汇区法院,要求判令徐氏兄弟迁出宝庆路。据了解,宝庆路3号共居住4户人家,除徐氏兄弟外,还有两位是周宗良的遗产继承人。 

    某地产企业认为他们经合法程序买受了宝庆路3号房屋,已经取得房地产权证。该企业多次要求被告搬离,但被告始终不予理睬。庭审中,徐元章认为宝庆路3号房屋的使用权由被告继承而来,2004年刊登的广告显示,该房售价1.35亿,目前已近2亿。某地产企业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购入房产乃是投资行为,明知被告等居住在此而购买房屋,不能对抗被告的居住权。    

    徐汇区法院认为,原告通过合法程序取得宝庆路房屋所有权,原告享有对系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被告长期居住于系争房屋,是基于与周家的亲属关系而获得的居住认可,但这类居住权应随着许可的消失而灭失,而并非永久的存在。”于是法院判决徐元章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迁出宝庆路3号。

重新来过

07月 12th, 2007 by HansSachs

刚跳槽,新公司终于可以上网了

当了房奴,当了股民,还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争取下次看林老师作品前,把之前的文艺活动写点东西出来

10、1

10月 7th, 2006 by HansSachs

今年的十一是血拼的十一。

10月1号 去城隍庙买了对戒、还有很多婚礼用的零碎东西,什么对碗、喜字、礼炮、糖纸等等。

10月2号 去徐家汇太平洋买了光雕DVD刻录机。然后转战去百盛给猪头买了衬衫、领带。兜了半天终于控制在500以内搞定。然后去马路对面的巴黎春天看一眼,里面Oasis在特卖,一条平绒桃色的鱼尾裙很不多,价格也很便宜,可是就是太大,穿着往下掉。只好忍痛。快12点了,累的半死。

10月3号 给自己买衣服。因为先前对于南京西路、淮海路已经摸过了底,便直奔南京东路。在莱福士看上了moiselle的一套衣服,一听最多打9折,要3000多,便失去了兴趣,越看越觉得也不过如此。接着又去了百联、东方商厦、伊都锦。最后到了永安。我冥冥中觉得可以在这里有所收获。果然一眼看中Oasis的一条很艳的连衣裙,大小也刚合适,如果配上合适的披肩应该很不错。而且是打3折买的,嘿嘿。记住了以后应该多去那里看看。

10月4号 休息 看了凤凰卫视的风雨样板戏。扫了盲。

10月5号家里装宽带 倒腾了半天老吊线,气死我了。800块包年的,便宜就是没好货?

10月6号  衣服搞定之后,似乎心定了很多,剩下就是买买鞋子、披肩、头饰什么的。可是要找到称心满意的并不容易。就说猪头,他穿惯了舒服的运动鞋,那些闪闪发光的硬鞋底的便宜鞋子根本不肯将就。再说后来碰上了Hush Puppies的一双790的鞋,就更是死活不肯试别的牌子的鞋了。置地、新世界都不肯打折,唯有金鹰打了个9折,却也不肯送我小懒狗玩玩。后来觉得金鹰是个不错的地方,不仅可以让Hush Puppies这样皇帝女儿不愁嫁的牌子打折,而且特卖的东西也不错。至少我买的那个金色挽包不到200,不仅好看,还送了我一个夏日风情包。

心里暗暗总结以后只去金鹰和永安。 

晚上回到家,带开电视发现在青浦赵巷有一个outlets很不错。10-1去的人暴多,1、2线品牌也很多。还有松江的Foxtown也是走品牌打折路线。哎,我们这种穷人只好去这种地方逛逛了。

或者淘宝也许也可以逛逛。


登录 | 访问数214340 | 水木BLOG | 水木社区 | 关于我们 | Blog论坛 | 法律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京ICP证050249号
水木社区Blog系统是基于KBS系统WordPress MU架构的